本文作者:admin

最好的丝袜福利网,你和你同事发生过什么难忘的事

你和你同事发生过什么难忘的事

有一次我同事对我说:我怀疑我的老婆有问题,最近她经常出入酒店,能不能抽个时间,跟我一起去抓他们一波,我担心对手太强,我干不过他。

我劝他:你老婆管你这么严,生活上勤俭节约,又那么孝顺你父母。都为你生了两个孩子了,怎么可能会干出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想多了吧。

可是他就是不听,他说:我是亲眼看到她大白天走进旅馆的,不会有错。而且我问过旅馆的前台,她最近几乎是天天都去那个旅馆。

没办法,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他经常请我吃饭,请我喝酒,天天发烟给我抽。他有事求我帮忙,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便同意抽时间跟他一起行动。

那天为了壮胆,我们到他老婆经常进出的旅馆附近,并且找了一个小炒摊,点了两菜一汤,还有两瓶白酒。酒过三巡,我们便向旅馆走去。

到了酒店前台,他向坐在前台的工作人员,出示了他们的结婚证。然后指着自己老婆的相片,要求坐在前台的工作人员查看酒店的监控录像,看他老婆在哪一个房间。

得到具体的房间号之后,他气势汹汹,急匆匆的跑进电梯,我们乘坐电梯到该房间号的楼层,当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他又不敢踢门进去。

于是他叫我踢门,他自己却跟我保持着5到6米的距离,而且他还做一个准备冲进房间的姿势。换作平时,他的这个举动和姿势,绝对值得我笑话他一两年。

竟然叫我负责踢门,而自己又离我这么远,还做着冲锋的姿势,看来他比我还害怕。当时别无选择,他不敢踢进去,那只能是我踢了。当时我借着酒劲还在,往门上狠蹬一脚。

那个房间的门就被破开了,房里传来“啊”的一声,之后我撒腿就跑。他根本没看到里面是什么情况,他见到我跑,他也跟着跑,到了楼下他问我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跑。

我说:里面都是女人,而且至少有5个,其中还有两三个正在换衣服,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你媳妇有问题的情况。你媳妇若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房间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女人。

他也相信了我的话,后来我们又回到了刚才喝酒的地方,点菜继续喝酒。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他老婆打电话来给他,问他目前在什么地方,他也老实的报告了位置。

不到5分钟,他老婆出现在了我们喝酒的地方,当时她脸色非常难看,走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耳朵并说道:行啊,不得了啦,现在敢踢酒店的门了,我挣的钱都不够替你拿去赔。

后来我们三个一起到酒店,赔偿了刚才踢坏的那个门。门价,损失费,酒店误工费等等,一共赔偿了3000多元。当时掏钱赔偿的时候,他还算义气,知道我是为他办事,他没有牵连到我。

后来他老婆说:我准备开一个女衣店,最近拿了几十件衣服回来。想先通过微信的朋友和公司的同事当中推销看效果,看大家的反馈在决定干不干的。所以才来酒店,开钟点房试衣服。还没有决定要干,所以没有跟你商量。

听他老婆的解释之后,在一旁的我,一脸尴尬。

这件事,就是我跟铁杆同事,干的最难忘的事情。

人有七情六欲,爱恨情仇都是一个正常人的表现。在我们生活当中我们扮演者许多角色,在家里我们是儿子,也是哥哥或者姐姐……在公司里我们和别人是上下级关系,也可能是同事关系。

今天我们就单独来聊一聊同事这层关系,同事是我们每天朝夕相处的人。在单位上,我们一起工作一起面对问题,这当中或多或少会培养出一些感情,那么当你和异性同事单独相处的时候,你们发生过哪些暧昧的事情呢?这三位过来人道出了心里话!

网友@射天狼

同事中有个小圈子,我们四五个人,其中有一个小媳妇,比我小八岁。有一次,她和别的同事去省城开会,我后去给他们送一些材料,临走时圈子里的哪位大哥逗我,说我能把她拿下,我觉得她在开玩笑,因为我就没往那方面想过。去了自然像往常一样聚在一起喝酒,酒壮怂人胆,酒后回宾馆我敲她的门,说借电脑,她没开门,整得我真的无地自容,太没面子了,心里恨死了那个出馊主意的大哥。

第二天晚上吃饭,我也没说啥,低头喝闷酒,并说第二天要回去。中间用了很长时间去了趟卫生间。回来听同事说她不知为啥哭了!我没心情问,心情沮丧的回宾馆了。回宾馆后我也没锁门,躺在被窝里发呆。没想到她来了,坐在床边看着我默默的哭,……,到现在十多年了,现在她和我一个办公室。

点评:不开门是因为屋里有人,哭是因为以为你发现了

网友@张先生

我暗恋我们单位的她,有一次苍天有眼,一起出差,我们一起坐车回单位,下车后她坐我的摩托车,我们俩说了好多话,不时我用身体蹭她,她啥也没说,我说你抱着我,可他就是不包,第二天到单位我去的很早,她也去的很早,我们相互拥抱了一下,再后来去拥抱她是就拒绝了,弄不明我错在哪。

点评:你只是那一时提起了她的兴趣,但那也是仅仅的一会儿!

网友@刘先生

说个自己的事吧,在一个老板和老板娘的造价公司工作,刚进去实习,老板娘路过我的办公桌都对我笑,老板娘经常喊我跟她一起开车出去取文件或者盖章,她自己都会开车,还要叫我去坐她旁边。

每次都是下午去,拖到六点多快下班才要回公司,堵车到七点才回到公司,浪费我回家吃饭的时间,后来我就各种找理由不跟她去了,之中有次她要从副驾驶位置那里取东西,正好压着我,靠得很近,我有点生理反应了,我很尴尬,一路上也没好意思讲话。现在不在这公司干有两年多了。

点评:你错过了一个少奋斗十年的机会,但你赢得了我对你的敬佩!

总结:同事之间保持一定的友好关系是好事,但是越过了底线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如果你是一个有家庭的人那更别往哪些地方想,你如果是一个单身的人,那到单位上找一个对象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公司连着拖了三个月的工资,同事们怨声载道。

那天下午,公关部的佳佳约我晚上吃饭,而且是在公司附近的一家情侣餐厅。

我只是业务部的小职员,佳佳则是公司首屈一指的美女。

况且她和林总的关系不一般,平常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

现在她约我,我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

晚上八点,餐厅里。

“小贱,你能不能帮我个忙?”佳佳问道。

这时候已经酒过三巡了,佳佳今天一反常态,对我又夸又捧。

美女美酒当前,见我整个人都飘了,佳佳终于谈到了正事。

“说吧,只要能帮到,我一定帮!”我回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再敬你一杯!”说完,佳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等喝完酒,佳佳凑到我身边,低声说道:“我有个家传的项链,被林总锁在他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你帮我去拿回来。”

“这不叫拿,叫偷。”我说道。

“拿别人的东西叫‘偷’,那本来就是我的叫‘拿’。”佳佳狡辩道。

“你说是你的项链,怎么会在林总那?”我问。

“有些事情不要说的那么透嘛!”佳佳在我大腿上抓了一把。

看我还在犹豫,佳佳又怂恿道:“我实话告诉你,咱们公司快垮了。你要是能帮我拿到项链,我带你去XX集团。”

XX集团是公司的竞争对手,没料道佳佳居然已经寻好了退路。

看我不说话,佳佳说:“这又不是古代,难道你还有忠君思想?”

“那倒不是。我只是在想林总的办公室可不好进。”我喝了一大口酒,下定决心帮佳佳也是帮自己,就说道。

“别人不好进,你还不好进吗?”佳佳话里有话的说。

“你什么意思?”我警觉的问。

“我什么意思你清楚。西港的事,我也在场。”她说。

我心中一惊,没想到居然被她抓到了小辫子。

“说吧,怎么干?”我妥协道。

“办公室里的保险柜不用动。装项链的保险柜在休息室的一幅画后面。密码是他手机号后8位倒过来。”佳佳说。

“什么时候动手?”我问。

“夜长梦多,今天晚上就动手。”佳佳说。

“可我要准备准备。”我说。

“盗圣还用准备?当年你用一根回形针就敢进美联储盗美金电版,现在怎么怂了?”佳佳不屑道。

“你是什么人,还知道我什么事?”我握紧了桌上的餐叉,问道。

“我知道你所有的事,包括你现在心里想的。”佳佳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的手一阵酸麻,只好松开了拳头。

佳佳拿起了我的餐叉,叉了块菠萝,递到我的面前。

她笑道:“现在天还早,你再吃点。”

凌晨一点,公司楼下。

掐灭了手中的香烟,我走进了大楼。

避开大楼前台值班的保安,我钻进了消防通道。

用花生米打偏楼梯拐角的摄像头,我很轻松的来到了林总办公室所在的十六楼。

说来也怪,本来林总办公室有两个保镖24小时看守,我已经做好了苦战的准备。

可没想到门口居然没人看守,办公室的大门也是开的。

我的心里隐约有了不好的感觉。

我小心翼翼的进了办公室,那两个保镖倒在地上。

休息室的门虚掩着,里面有声音。

我轻轻的推门进去,只见一个黑衣人嘴里叼着微型手电,正在保险柜里往外拿东西。

他手中正是那串佳佳说的项链。

我忙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夺过了项链。

黑衣人被我来了个措手不及,但立刻回过神来,冲我就是一甩手。

我听到锐器破空的声音,知道是暗器,忙侧身闪躲。

只听见啪的一声,一支透骨钉正钉在门框上。

那人见我躲开了,又是连连甩手。

一排七根透骨钉,冲我而来。

急中生智,我顺手扯下墙上的画,挡在身前,击落了透骨钉。

黑衣人掏出匕首,近前几步冲我当胸便刺。

我岂能怕他,抬左腿身子后仰,横担铁板桥,一拳击中他的左胸。

只觉得手上一软,那人居然是个女人!

她被我一拳击中,也不知道退让,仍然死命来攻。

她下手歹毒,招招杀着,我只能小心应付。

十来分钟不分胜负,她气喘吁吁,步伐凌乱,不复开始的锐气。

“你打不过,还是算了吧。”我说。

“你把项链还给我!”她恶狠狠的说道。

“还给你?凭什么?”我一边说一边故意从口袋里掏出项链,挑衅的晃了晃。

正在这时,突然从暗处又窜出一人夺走半截项链。

我闻到那人身上的香味,心中暗忖怎么和佳佳的香水一个味道。

那人趁我愣神,忙拉着黑衣人就走。

那两人一出房间,就冲着林总办公桌上扔了一根透骨钉,砸倒了桌上的一尊佛像。

佛像一倒,立刻警铃大作,房门外也落下了铁闸。

我忙就地一滚,从铁闸下面滑了出去。

“是张小贱!快抓住他!”走廊上应声而来的保安已经看到了我。

我忙跑进消防通道,一直上到楼顶。

从楼顶用绳索滑到对面的大厦,消失在夜色里……


最好的丝袜福利网,你和你同事发生过什么难忘的事

最近跟前不久招来的新同事之间发生了一系列想起来就想笑的事情。

新同事和我算是老乡,饮食习惯出奇一致,加上他也爱听相声,所以平时特别有话聊。

上星期四下午我跟他一起出去打印名片,文印店的人问我他叫什么名字,我说x威,威风八面的威。但当时周围比较吵,对方没听清就又问了一遍,我嘴一瓢来了句,威风八面的面。。。

上星期五下午,我出去上个厕所的功夫,来了一个快递小哥,站在我们办公室门口,想进去还不敢进去的样子,我问他找谁,他说你们这儿有没有叫x辉的人?(跟我同事同姓)小哥说话有点儿含混不清我就给听成我同事的名字了,当即答应说对,然后理所当然地接过了快递,,下一秒发现不对立马追上马上要下电梯的小哥给人家塞回去了,,,

回办公室之后因为领导不在我们就开始闲聊天,我同事给我讲他大学的时候夏天最热那段时间,宿舍里男生在水房里洗凉水澡,互相拿水盆往对方身上泼水,就有那么一天翻车了,一瓢水泼到了来查寝室的宿管老师身上,,,重点来了,他给我讲说老师手里拿着的计分表都在“嗒啦嗒啦”往下滴水,,,,

我当即一个爆笑

吓得坐在我对面的同事赶紧起身关好了门。

有哪些让人咋舌的夫妻关系

我今天也讲一个令人乍舌的夫妻关系。我以前在我们县城开过一家饭店。有个常来光顾的客人,他是一家图书销售企业的老板。

去过我们县城的都知道我们这里图书销售的比较发达。图书销售,是一个比较暴利的行业,一般在图书城有一个摊位的话,好的一年,最低能赚2,000,000元左右,这个老板姓张,我们都喊他张总。

张总非常喜欢我们饭店的口味。一开始是带着他法律上的老婆来我们饭店吃饭,我喊她张夫人。

张杰夫人和张总年龄相仿,45岁的年纪,保养的白里透红,给人三十五六岁的感觉。长得文文静静的,说话细声细气的一个女人,感觉很有素养。我还和她开了几句玩笑。

我说张夫人,你嫁给张总,真是幸福啊,这样一个长得帅又能赚钱的老板。上哪里找?幸福?她勉強笑笑,说还好吧。

过了几天,张总又带了一个女人来吃饭,本来我认为,是他现在什么生意上的伙伴,中间张总出来到吧台和我说话,他说仲老板,看看我这个怎么样?

这年头,有钱人有个把婚外情也是正常的事,饭店宾馆已经见怪不怪了。我拍了他一下肩,兄弟你行啊!说是你的小秘啊?他说,是我的二夫人吧。我已经和她有了一个小孩,今年都上幼儿园了,我在城南小区给他买了房子、车子。

这个女人大概有30岁,长得高高跳跳、苗苗条条的,戴着眼镜。原来,她大学毕业以后,就在张总的公司里面做销售员,自愿后成为张总的嘴里面的所谓二夫人。

大约又过了半个月左右,张总又带一个女人来吃饭,这个女人不到30岁,清纯的像一个女大学生,我笑笑说张总,你老是兄弟我惊喜啊。

他笑着说,这是最后一个,我没有精力了。我们也有五年了。我跟她都有了一个小男孩,在城北小区,我也给她买了房子、车子。

一等男人家外有家,我觉得张总,有钱颜值又好,就是一等的男人!家外有两个家,这还不算乍舌,乍舌的五天后的母亲节。

为了庆祝母亲节,那天张总,竟然和三个女人一起来吃饭,本来我认为这些都是张总私密的事情,没有想到竟然这些事情都是公开的,一二三夫人,大家相互都知道现实中的存在。

可能张夫人看到了我眼神里的奇怪,她们苦笑着说,除了这样,我又能怎么办呢?钱都是他挣的,怎么花也是他的事。我一开始也跟他闹过打过,他不是当时信誓旦旦的,背后当怎么样还怎么样?

除非我离婚,我干嘛离婚了?我两个孩子都快成人了。离婚了,以后我的岗位多抢手,许多女人打破头都想来。再说离婚以后,我又上哪里去呢?天下男人都一个样。索性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顾家顾孩子,我也不想吵什么了,吵累了!

听到包间里,一家人在餐桌上和和睦睦、说说笑笑的氛围,我真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啊,同样都是男人,差距乍就这么大呢?不得不佩服张总,是个真男人,竟然能把三个女人调教得服服贴贴的。

因为工作原因,后来饭店我转给了别人。一晃10年,有一天,我看到路上有一个女人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的男人和这个女人,我竟然都认识。是张总和他的第一夫人。我赶紧问怎么回事?

原来张总,当年去陕西推销图书的时候,他开的宝马750从秦岭山脉翻了下去,幸好一棵松树挡住了车,命保住了,结果造成终身瘫痪,二夫人和三夫人看张总已经不可能再站起来了,赶紧带着孩子嫁人的嫁人,离开的离开了。

还能怎么办呢?张夫人叹了一口气,说毕竟我们是多少年的夫妻。再气我,我现在也不能丢下他不管啊。

坐在轮椅上的张总,早已没有当年的洒脱,憔悴的已经比实际年龄还要大10岁。现在他早已没有了当年的脾气,听到老婆的抱怨。只是嘿嘿嘿嘿的笑。

这绝对不是杜撰,这是我亲眼目睹了三天的事实。他们是我在生意场上合作过的一对四十几岁的夫妻。由于我是开女包工厂的,所以他们从上海来广东参加订货会的时候,我招待了他们。这是一对外表非常斯文的夫妻,一切都是那么的客气,彬彬有礼……。

但是,到现在为止我都没弄明白,他们那么另类的思维是怎么练成的,居然能把夫妻关系调剂的那么和谐!这对上海夫妻是典型的女强男弱,看得出男人很爱这个女人,所以处处都表现出了包容,但是让我最理解不了的却是这个女人喝了酒之后跟其他男人表现出来的暧昧,而他老公却在旁边像没看见一样!

女主喝了酒之后表现出来的那种风情,简直就是一种赤裸裸的诱惑,我跟他老公在酒店的走廊上居然撞见了她跟个中山来的供应商在暧昧……!当时的我都冒冷汗了,以为肯定会有大战发生了,无法理解的是,这男主好像看到的是别人一样,居然走过去拍了拍他老婆的肩膀,然后像没事人一样轻松擦肩而过!

我们一直是同桌就餐,所有的赤裸裸我都在亲眼目睹,我都没眼看下去的事,他老公反倒看得津津有味!我甚至一度怀疑他们不是夫妻,但是我去上海出差的时候去过他们的公司,也见过他们的孩子。这不是瞠目结舌就能一概而过的,而是的确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有正常的夫妻关系是再普通不过了,然而也有许多令人咂舌的夫妻关系。

我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我的一个堂伯父,现在差不多67岁左右的样子,曾经是一个能说会道,力气大如牛的人。大约在20年前,他也就47岁,家里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跟老婆的关系也好,都当了爷爷。但是好景不长,他居然跟自己小舅子的老婆好上了。他比小舅子的老婆大十来岁,至于怎么好上的,我们也不得而知。刚开始只是跟隔三差五去小舅子家,还不是那么明目张胆。到后来家里发现过后,仍然坚持不懈,一意孤行,不听从儿女和老婆的劝阻,毅然决然的跟着小舅子的老婆在一起。

后来他们直接住在一起私奔去了别的地方,在别的地方待了比不多几年,还生了两个小孩。后来又回到我们县城,现在两人的小孩都十几岁了。现在的他虽然两个人还在一起,但是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为养儿育女而打拼。正所谓放着好好的清福不知道享,却宁愿每天为生活而累死累活的。

这里最为难的是伯母,面对老公的背叛,弟弟、弟媳的妻离子散,她心中有苦无处说。像这种亲戚之间的乱伦,确实让人有点无语,也更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愿我们的生活多一些理解和宽容,婚姻多一些美好和和谐。

令人乍舌的夫妻我见过,问题是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有酒咱就多掰扯掰扯,没酒先讲一个意思一下。 首先声明这个故事,绝非虚构确有其事,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我老家在农村,这对夫妻是我老家屋后的邻居,论辈他们跟我爷爷奶奶是平辈,不过实际年龄并不大,现在才将近60岁。

说来也怪,我那邻居三兄弟,他哥和弟弟还有弟媳皮肤都比较白,唯独他夫妇二人皮肤都是黝黑黝黑的,甚至连嘴唇都黑得有点发紫。

汉子一身腱子肉,种庄稼是村里公认的一把好手。那妇女也不呈多让,看上去肌肉线条虽然没有他老公那么明显,但是绝对比现在那些经常泡健身房的女生有力量感。



同样是农民,为何他们夫妇二人那么优秀?别人可能纳闷,但是我猜应该跟他们夫妇二人战斗力爆棚有关。 他们可不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这么简单,而是三天干一小架,五天干一大架。

他们夫妻相处的模式就是一言不合就干架,锅碗瓢盆满院飞,闹得鸡飞狗跳那是常有的事。这种模式几十年以来反复循环,他们似乎乐此不疲,令人啧啧心称奇的是,他们至今仍然不离不弃。

从当初结婚没有孩子,一直打到现在都当爷爷奶奶了还是这样,就问你服不服? 有人可能会说这么严重的家暴谁受得了啊,要我说这不能用家暴来形容,我觉得应该用互爆或者互相伤害来形容才更妥贴,因为每次动手的时候,那女的都会还手。虽然每次都是妇女战败,但是她屡败屡战,绝不怯懦,不是英雄胜似英雄。



唯独有一次那女的负气回娘家待了三四天才被汉子带回来。正是因为那次经典干架,成就了汉子的彪悍威名,搞得邻近几条村的人都知道那件事。

那次据说他下手太重,老婆生气回娘家了。刚好他小孩那时候大的才七八岁,小的只有两三岁的样子。他在家里打电话给他老婆,人家不接也不回,后来那汉子火了就单枪匹马的跑到隔壁镇丈母娘家那里去要人。

那汉子可谓是有勇有谋,胆识惊人。他一开始跟人家理论,结果被丈母娘一家人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他当时可能也想到人家人多势众,干架不明智,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嘛,于是他做出了一桩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老婆只能乖乖跟他回家。

那汉子竟然跑去丈母娘村的神庙里,把被全村供奉的神灵塑像抓在手上,然后跑到不远处的河边,然后对着神像说看你显不灵,如果今天老婆不跟我回家,我就先把你扔水里洗个澡,然后再捞起来劈了当柴烧。

结果都不等他老婆回话,那些围观的村民纷纷骂他丈母娘一家人,叫他们赶紧让女儿跟着汉子回去。 最后他老婆只好乖乖跟他回家,从此以后夫妻干架再也不敢回娘家了。

还想听故事的,咱也不要酒了,你在下方给我点个赞或者关注我也行。哈!哈!哈

阅读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